咸鱼扎比子

沉迷农药,我爱英雄王

【望沈】晓看天色暮看云

◎短打

◎来自我两个很gay的结义

◎原来只是预告,如果你们想看,请催更我!








“言尽于此,多说已然无意。”

白衣道袍被冷冽的寒风吹起,层层染染,与这天地肃杀的霜白融为一色。莫测的身法掀起纷飞的白雪,散落于肩头,一如雪中孑然一身高傲的孤鹤。

万物有形,气于无形。
以无形御有形,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以赴死之心放出这最终的一击
——斩无极。

“呵,果然…还是不行嘛。”
自嘲自讽的轻笑一声,最终支撑不住疲惫无力的身躯,瞬间仰倒了下来。

彻骨的寒意并未如期待般降临,跌入的竟是一个结实,带着丝丝缕缕酒香的怀抱。

“哟,沈榆。投怀送抱也不用那么积极的吧。”耳边响起不改昔时往日的戏谑声线。

熟悉到快要发疯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喜悦的神情。脑中仅剩一个的念头,将千言万语汇集成一个词。

“滚。”

……

【白衣】寒潭落雪

◎今天声演坊听了坊主读的

◎孝白歌x岂曰无衣。

◎原文是狐不醒写的呢,借此表白这位又高修又会写文的太太!

◎我这里只是做个粗陋的续写。果然内销什么也太棒了吧!






“岂曰无衣…你!”

孝白歌看着突然紧抓自己白色亵衣,跨坐欺压在他身上的人。一股莫名怒意直窜上脑,本想开口训斥一番,不料对上岂曰无衣那双微微泛红泪痕还未褪尽的桃花眼,登时心软了下来。

“……”

看到孝白哥动怒的神色,岂曰无衣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有些不知所措和紧张。

孝白歌别过脸去,不再看那双看久了便会摄人心魄的眼眸,只是盯着紧闭的窗缘,看那窗扉被风雪吹打敲拍的痕迹,不再说话。

就在孝白歌瞥开视线,逃避现实之际。耐不住性子的岂曰无衣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师兄!”

“……住 — 唔!”

未完全说出的话语硬生生的吞回,孝白歌因为突然在眼前放大数倍的脸整个人明显愣了一下。

“师兄!…我喜欢你!”

还有刚刚一闪即逝的,他的双唇覆上孝白歌微张的嘴巴的触感。

孝白歌愣了神,明明不是第一次,仅仅才是第二次而已。方才在来时路上明明已经感受过的触感,但与之前不同的,这蜻蜓点水般的轻啄,却在这烛火摇曳迷离的房间里,显得各外不同。

也许…这也是他的心意。

看着如此还反应依旧不大的孝白歌,岂曰无衣不高兴的喃喃“… 别走神啊。”

“师弟…我…”

突然想说出的话顿再嘴边,孝白歌皱了皱眉头,终于不再闪躲,对上了岂曰无衣满是担忧的眉眼。

“你当真不悔?”

“…嗯?不悔…什么?”

孝白歌突然的开口,一下子让岂曰无衣还未清醒的头脑转不过弯来。

孝白歌强忍着压眸中的欲火,反手将岂曰无衣的手腕紧紧抓住,趁其未有防备之心,翻了个身,便将他牢牢压在身子底下。

“你说,你像这落雪。在我心里惊不起一丝波澜。……我只道,我一如这寒潭,自你飘落至我身侧起,便与我融为一体,浑然不分。”

孝白歌言毕后,岂曰无衣愣神楞脑的才反应过来,自己师师师师师师兄……!居然和自己表白了!

突如其来的表白使岂曰无衣脑中既是飘飘然又是难以置信的。未等他开口再次确认,孝白歌便已抓起岂曰无衣的手往自己方向一拉,两人的唇,再次复合。

“这次,你也别想逃掉了。”

[FE系列]岸波白野的过往

是个人名朋的首戏
想储存一下,留作纪念。
玩了名朋之后感觉整个人文笔都升华了
咳咳。
因为蘑菇并没有具体写这段的原因
所以内容是自己瞎几把乱扯,就是这样
脱设请指正


【无声。】

——连普照大地的阳光都未能照耀的,幽深晦暗的隧道,没有任何温度的空气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指示灯闪烁着血红的光,却并未指引着迷途反而如同死亡降临的前兆。

刺激神经的消毒水味已经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化为肆意滋生的绝望。吸入鼻腔的空气仿佛令人窒息的灰霾,瞳孔中倒映着的,只有黑暗中未知的领域。

那是鲜少有人踏足的区域,即使是在此等候片刻,恐惧与不安就似藤蔓生长蔓延,直至侵蚀了整个心脏。

【无力。】

——怀抱中的只有满溢的恐惧,下意识的曲起双臂想要支起身躯,却也是徒劳,没有怨恨的理由,只能懊恼自身的无用。麻痹剂的药效开始发作,无力感涌上身体,即使是握紧拳头这样的动作也做不到。

那些自欺欺人的观念,都宛如琉璃一般破碎。不再有任何动作,安分的躺好,合上眸子,可是依然无法遗忘,也不能遗忘。

【无助。】

——生命的旅途已经行至无人守候的终站,画上并不圆满的句号,打上休止符。只是像落下的秋叶那样消逝,曾经,也幻想过生命的尽头是璀璨的流星。不过,都只是幻想。

医生事前的告诫回响在耳边,这种极端的做法成功率微乎其微。…但是对于病重的我来说,无疑就是黑暗中的微光。没有任何理由放弃。因为如果不去触碰这微弱的光芒,就等于接受了既定的结局——死亡。

死亡吗...这样一了百了的结局,得了绝症后理所当然的因果。那么现在,后悔吗?

【放弃吗?】

内心中最深处的地方隐隐发声,神经在刹那紧绷起来。

———不。

不可以。

名为岸波白野的存在,绝不屈服于命运,也不能就此停下前进的脚步。

————

【啪嗒。】

即使是微弱的声响在寂静中也格外的刺耳,警觉的睁开眼睛,强烈的光束将适应了黑暗的瞳孔刺激的隐隐作痛,下意识的眯起眸子,望着惨白的天花板。

“让你久等了,岸波白野小姐。”

清亮好听的女声自头顶传来,微微移动视线看向声音的主人,纯白的制服勾勒着腰身,苗条的身材,却看不清面庞,稍稍抬眸,仅仅盯着那与制服同色的手套包裹着纤细的手指出神。

是标准的,“白衣天使”的形象啊。

——『没……。』

「没关系的。」

刚想出口的话语被她的动作堵在唇间,也只能有些失望的吞回肚子,她握住了手术台的把手,默不作声的推动,脑海中无意间浮出一个念想。

【旁人是怎么看我的呢……?】

同情?
厌弃?

或者是很复杂的感情。

啊啊..

脑海中溢出的胡思乱想,身体却已经被推进了那个压抑的几乎令人窒息亦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的房间。刺眼的灯光却并没有带来温暖,反而因为投在惨白的墙壁上而平添了几分恐怖。

启唇深吸一口气,摒除内心涌起的恐惧和焦虑,稍稍稳定了思绪。面对陌生的领域,未知的迷途。

身体被放置在半弧型的容器之中,即使全身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但是那刺骨的冰寒却依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冻结身体,冻结灵魂。

这是唯一一种,能够逆转命运的方法,已经无法回头,没有退路。

但是如果平静的接受死亡,那才是彻头彻尾的傻瓜不是吗!

眼角温热的液体滑落的刹那,就变成了剔透的冰晶。那是泪水吧,无可置疑的,那就是泪水。为什么会流泪呢?是因为害怕吗?不,那名为“恐惧”的情感已经被驱逐。

【岸波白野,有勇气面对未知的命运。】

但是那些无法割舍的感情,至亲至爱,在我沉睡之后,你们是否难过?是否生活的好呢?你们是否会在茶余饭后,讨论起曾经的名为“岸波白野”的人?

渐渐闭上双眼,渐渐失去意识,带着疑问与不舍,陷入永恒的长眠。

——【在苏醒之时,还会有人记得岸波白野吗?】

这是生命的终点,亦或是崭新的起点。

属于岸波白野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吗?

不,或许又是,一个新的开端。

我还是打我的游戏去吧

其实我很帅的……(不是)

王者峡谷约起! @像朕这么帅的能有几个?

第一次发文有没有人看已经无所谓了(男神x你)[联文]

※第一次发文,也是联文
※莫名其妙被带进来了是怎么回事?
※日常ooc
※反正就是食用愉快吧
※没有什么正经内容
※我果然还是适合玩游戏(。)

想看乐乐的戳她吧 @像朕这么帅的能有几个?



1.“去死 去死 去死……”
心中循环呢喃着,眼神空洞没有生气,痴痴的注视着前方,如同没有魂灵的玩偶。

你继承了母亲姣好的容颜,虽然没有成年,却意外的清秀。瀑布一样的黑发,倒映星辰的眼眸,格外惹人怜爱,所以长辈们会格外的关照你,也因此有许多追求者。

本来引以为傲的外貌,却差点害了你。

独自一人外出,差点失身。难道长得好看也有错?这社会还真是令人心寒到一种境界啊。未成年的你不经世事,第一次触碰到社会之中的混浊。惊惧……不安……只要回想起那些画面,身体就止不住的颤抖……

“好怕好怕……”

2.经过那件事情,你的父母带着你一起迁居杭州。离开了以往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不知道他的心情是怎么样的呢,会难过吗?

“叶修,对不起。”

(没错,青梅竹马就是老叶。这真的不是叶修x你!我真的没有搞事情,你们要相信我!)

3.转眼已过去三年,你已经没有出过门那么久了啊。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是这样的。现在的你,已经放下了,只是多了防备之心。
但为什么还是不想出门?

很简单啊 已经宅习惯了呗。

你呀,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和老叶现在唯一的联系方式,就只有荣耀了。那是那件事发生之前,他安利给你的游戏,你才去注册的。

那年走的匆忙,根本没有留下什么联系方式,还好有加游戏好友,你这样想。

你当年其实早就是个腐女了,看到老叶和伞哥走得很近,你总是忍不住浮想联翩。

可能宅傻了,你可能是脑子出了点问题,才会给十区取这种难以启齿的ID

『让你受精了』

众人沉默………………………………
叶修:其实哥根本和她不熟……

面对他们的嘲讽,你不以为然,反正就是个小号,叫什么无所谓啦。

4.通过网络吧,它暂时抚平了你心灵上的创痛。而且你在荣耀里结识了一个闺蜜。你一直觉得“他”和你志趣(臭味)相投,不打不相识,颇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势。

“龙傲天!这ID好啊!”
“我觉得你的ID更棒!”
“过奖过奖。”
“承让承让。”

然后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傲天面基的请求。
嘛,反正是女孩子,吃不了我的。
不虚,完全不虚。

谁知道去机场那天看到了一只180的“帅哥”……
可那熟悉的声音……不是傲天还有谁呢?
165的你开始怀疑人生……

“傲天,你妈真的没有把你生错性别吗?”

5.那日你照常在家修仙陪老叶刷副本。
除了之前几个日常合作的伙伴,今天还多出来一个。咦?有不认识的家伙。
『流木』
管他谁呢,反正是老叶的朋友吧。
但是呢……

“哎哟卧槽这ID真的眼瞎到看不下去了,来来来再看看这装备,哎,我说叶秋你该不会想带他来刷副本吧,要我看你都可以带蓝河了!而且让你受精了这种ID,真的是哎哟卧槽,这是不是人妖号吗?!叶秋你搞基吗你!”

“...少天你想太多,人家姑娘可看不上我”

叶修颇为无语地看了一眼黄少天,你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感到叶修的无可奈何。

“姑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信。好端端的姑娘家怎么会用这种ID,就算是姑娘,那也是根本没人敢要你的那种类型吧”

哇,真的好欠扁啊,好想揍他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就行了,随他爱怎么说怎么说。要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嗯,你忍了。很努力的忍了。

直到刷完本。

6.“哇!看不出来啊!你装备那么差,还能打成这样。难道又是哪里的职业选手开小号?可是职业选手里也没有你这种取ID这么恶趣味的啊。唉,我看你技术好像不错,要不要考虑和我PKPKPK!”

你的头顶很明显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

“好啊”你很想教训一下这个烦人的家伙于是答应应战。

“好!有骨气,你是为数不多敢与我较量的人。这份勇气值得嘉奖,不过你最后还是会被本剑圣打的落花流水!我看你也是玩剑客的,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做真正的剑客!所以什么时候开始PK啊!”

“改天吧,今天有点累了”你敲着字。天知道你玩游戏不爱开麦,今天还被误认成基佬……
无奈……

“卧槽,你该不会是怕了吧?怕了可以早点说啊,改天是哪一天?#*%&……”

你无视掉了某人的垃圾话

“老叶,我改天来H市找你玩。”

“怎么突然开窍了?”

“突然很不爽,突然很想打人,所以就顺便应了这小子的约咯。三天后,三天后我过来。”

“OK”

7.三天后
兴欣网吧 半夜
某个包着围巾不嫌热,嘴里还滔滔不绝的坐在前台抱怨。

“老叶,那个死人妖怎么还没有来啊?我今天又偷偷跑出来,回去要是被发现,很尴尬的啊!唉,我说啊,他不会是真的不敢来了吧?”

“你就不能消停会儿吗?等下就好了啊。”

叶修刚刚说完,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你靠在门沿观察,直到看到了老叶的身影。你马上,冲上前台。

“哇!老叶!刚刚吓死我了……”心有余悸的你,还是有点担心,所以就包了头巾,一路摸爬滚打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来。

“没事啦,别怕,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啊。”

黄烦烦看着眼前这个并不算太高,从各方面看十分纤弱的人……这体格这是女孩子没有错啊……而且声音,莫名的好听是怎么回事?

“哇!没想到你个死人妖真的是女的啊!”

还是那么的欠揍,你忍住没有还口。只是拿着眼睛去瞪他。不过包着头巾,在黑暗中对方看不看得到就是个问题了。

不过对面这个家伙裹着围巾是怎么回事?

好傻。

(你也没有资格说别人吧……)

8.“来嘛,PKPKPK,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教育你,你才知道你自己几斤几两。”

“喂,你这大言不惭的,如果你输了的话,要怎么样?”

“随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不过我是不会输的,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把你打的落花流水,满地找牙,找不着东西南北,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啊!不过,你输了又要怎么样?”

“我也是那句话,你想怎么样怎么样。”完全不虚,一脸正气。老叶早就猜到了结果,索性就不看了,继续去前台看店去了。

于是你们就开了十区小号PK,结果可想而知,其实也知道没什么胜率的,这十区的号,你就刚建没多久,就只是刷级刷级刷级,然后到等级就去帮老叶刷本,装备什么的,根本没时间刷。

“哈哈,你输了,不过你这装备差的可以,本来就不好打。本剑圣觉得这次赢得有些胜之不武,等哪天你装备好了,和我再PK几次呗?”

“我看你操作是挺好的,这装备能和我对上那么多回的人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勉强的夸夸你吧,你一个女孩子玩的这么好也是不容易的啊。”

“愿赌服输,所以你想怎么样啊?”

“想怎么样啊?我还没想好啊,不然就先欠着吧,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到时候可不要反悔了哦。”

你十分的无奈,刚刚怎么脑子一热说什么都可以啊,如果冲动是魔鬼,脑子一热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比如这个ID……

9.“你怎么话这么多?你是黄少天吗?”你一直觉得他只是正好话多了点,本来是一句随口一说。

然后你感觉旁边的人,明显僵了会儿,没有说话了。但你并没有在意。(这时他走到你旁边嘲讽你,没有在座位上)

“黄…少天啊……剑圣大大那么帅,我怎么可能是他呢……”支支吾吾的,明明就是在说谎。但是你居然没有怀疑。

“也是啦,其实我蛮喜欢他的。”

喜欢?喜欢?被一个妹子说了喜欢?原来她也是我的粉丝?次奥,早知道话说的不那么狠了,如果她知道我就是的话……会怎么想我啊……次奥……

“为什么会喜欢呢?”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为什么啊,因为很羡慕,羡慕他每天都能活力四射,好像所有的阴霾都与他无关,就像小太阳一样。”

居然没有被说烦……突然很感动是怎么回事,这样感觉下来,这个妹子的印象其实没有想的那么不堪。

“老叶我好了。”你敲着键盘

“输了吧。”

“是啊,那就不说废话了来做正事吧。继续帮你刷本。”

“行啊。”

“你等下哦,我今天过来,大号都没登,我领下东西。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成。”

然后你就掏出自己的大号卡,一区,70级剑客,主太刀,ID满堂花醉

这一界面被站在一边的黄烦烦看了遍。

“我去,满堂花醉?你就是那个满堂花醉?我就说这么感觉打法风格有点熟悉啊,原来是你啊!”

“唉,我说你啊,在一区算是小有名气的,为数不多的玩的好的女性玩家。为什么什么工会都不加啊,真搞不懂你,多少工会邀请过你啊,为什么不同意呢?”

“因为……男人太多了……”

“哈?”

所以这就是你拒绝加工会的理由?

10.“蒙了这么久,你也不知道拿下来。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现在还不知道把头巾拿下来啊。”

“啊。我忘了……”然后你就随手把头巾一扯,留了三年的长发散落下来,盖到了屁股。淡淡的微光照耀着,比黑夜更加黑亮的黑发,服顺的塔拉在身上。这样一对比,这肤色还真的是白的不像话啊。什么叫尤物啊,这就是啊。活脱脱的像一个妖精,对,就是祸国妖女那种,美的不真实。

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美少女……我真的没有在做梦吗?黄烦烦感叹人生。

再几次见面,也是在半夜,同样的网吧里。
黄少天这几天就特别喜欢往网吧跑,抓着人家妹子就是PKPKPK。

然后他得知你明天大概就要回去了。
那天晚上,一如往常围着围巾的他突然说

“要不要今天,我也拿我大号和你PK啊?这下公平了吧,再打不过我,那就真的是你不行了。来吧来吧。”某个跃跃欲试的黄烦烦。

“行啊。输给我的话,就是我的人,和我的驴一样,要盖个章~”

“什么…什么…你的人……”突然结巴的黄烦烦,意外的可爱呢。

“噗,是紫霞的台词啦。好了,开始吧。”

然后你看他掏出来角色卡,登录。

这下就该你卧槽了。

“卧槽,卧槽,卧槽,夜雨声烦!你…你…真的是黄少天啊!”一时难以接受真相,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然后他把一直围着的围巾扯了下来,露出正脸。

“所以你是在怀疑本剑圣吗?嗯?”

然后你就开始虚了,叫自己和最喜欢的荣耀职业选手单挑……怂,不是一般的怂。于是你战战兢兢的迎接了PK。

但是你却没有想到。

你赢了?神特么你赢了?

“黄少天你是不是故意放的水啊!”

然后他甜甜的笑了一下,可爱的虎牙也显露了出来。不要太犯规,好想犯罪哦。

“我输了啊,所以我就是你的人了呀~‘输给我的话,就是我的人’这话可是你说的哟,不许抵赖!因为我是你的了!所以你也是我的了!”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哇,好虚啊……

(。)

第一次发文……我还是滚回去玩王者农药不……

打打杀杀比较适合我